<em id="jzqzwo043"><legend id="cvjllb889"></legend></em><th id="rndqvw164"></th><font id="zgooki401"></font>
  • <kbd id="ujsvul514"><ol id="kvgxtu612"></ol><button id="fkhckz194"></button><legend id="yhdrkd541"></legend></kbd>
  • <sub id="zahjjr321"><dl id="fubwyr966"><u id="uqaadd726"></u></dl><strong id="owxhsi602"></strong></sub>

    人物風采

    老胡“抓鬼”記

    發布日期:2018-06-06 17:42:45 點擊次數: 作者:史筱迪

    “砼有泌水、漓淅現象。”秀山大橋工程部反饋的這8個字像一記響亮的耳光打在老胡的臉上。

    老胡,全名胡繼山,是航工砼1603新任船長,他調遣航工砼1603到秀山大橋,項目施工前期,這艘大型攪拌船的2號生産線攪拌出來的混凝土質量時好時壞,無法投入生産,不僅延誤了工期,還有可能威脅到大橋樁基質量。視質量如生命的他立即叫停了2號生産線。

    老胡帶領船員對2號生産線進行大排查,爲此單位也請來了專業的計量人員進行校核,一番折騰過後,2號線生産出來的第一批混凝土經過了工地試驗室的檢測。可是好景不長,一個星期後,2號線的老毛病又犯了,眼看著舟山的台風期就要來臨,攪拌船如果無法完成對這一批樁基澆築,台風期就只能看天吃飯了。

    爲了摸清楚2號生産線混凝土質量時好時壞的原因,他找到了原單位的隨船船長和輪機長,但是對方的回答讓老胡陷入了更深的焦慮之中。“2號線出現這種情況已經好幾年了,我們以前也找過廠家來船修過,修了能管幾個星期,無論怎麽弄最後還是時好時壞。該不是船上鬧鬼吧,真是邪了門了。”

    老胡作爲一個老黨員,根本不信這些迷信的說法,他下定決心一定要把這個“鬼”揪出來。那段時間老胡寢食難安,倍感壓力,不管白天黑夜,只要混凝土開盤,他都像監考老師一樣蹲在2號線旁邊,來回踱幾圈。他不禁發問,都是同樣的料,爲什麽1號線生産的混凝土質量很好,2號線卻頻頻出現問題,到底是哪個環節出現了纰漏呢?

    一天夜裏,老胡在2號生産線附近踱步觀察,突然一聲沈悶的“咔”聲音引起了老胡的注意,老胡意識到不對勁,又火急火燎跑到1號線上,這時另一聲清脆的“咔”聲音傳來。

    “不對,兩個聲音不一樣!”老胡恍然大悟:“原來這個‘鬼’就藏在外加劑的閥門裏”。經過仔細檢查後,他打開2號生産線外加劑蝶閥,取出閥芯的彈簧片,這個彈簧片用肉眼看和正常的一模一樣,但是由于長期的壓縮拉升,使得彈簧的張力疲勞,蝶閥很短時間內出現延時關閉現象,而操作室電腦屏幕無法顯示這一現象,外加劑過多注入,混凝土的質量受到影響。更換彈簧片後,問題就迎刃而解,2號生産線也恢複正常,再也沒有出現混凝土質量時好時壞的問題。

    2號生産線裏面的“鬼”抓住了,老胡心裏的大石頭終于放下了。在後續的秀山大橋水上灌注樁以及副通航孔橋墩身的混凝土澆築任務中,航工砼1603沒有出現過一次澆築時間延誤或澆築質量不合格現象,爲秀山大橋施工順利推進提供了時間和質量的保證,得到了項目部和業主的好評,航工砼1603被評爲了優秀班組。也正是老胡對質量的苛求,在後續的樁基檢測中,秀山大橋134根樁基經檢測全爲一類樁基。


    Copyright 2018-2019 www.snebo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鄂公网安备 42011702000143号    鄂ICP备05028227号    版权所有乐虎国际娱乐游戏 留言反馈: 12469011@qq.com

    地址:武汉市青山区和平大道1276号青山八大家花园38街坊45号楼锐创中心37、38、39楼 邮编:430081 传真:027-82322755 电 话:027-82322767

    乐虎国际电子游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