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jzqzwo043"><legend id="cvjllb889"></legend></em><th id="rndqvw164"></th><font id="zgooki401"></font>
  • <kbd id="ujsvul514"><ol id="kvgxtu612"></ol><button id="fkhckz194"></button><legend id="yhdrkd541"></legend></kbd>
  • <sub id="zahjjr321"><dl id="fubwyr966"><u id="uqaadd726"></u></dl><strong id="owxhsi602"></strong></sub>

    航一文藝

    “藥”到“病”除

    發布日期:2018-11-02 15:18:50 點擊次數: 作者:夏菲菲

    近日,項目經理譚總忽覺自己胃口大增,時有餓感,似有不可控制之勢。心內忐忑,怕自己得了什麽怪病,遂想著得空時就醫查看一番。

     兩碗飯下肚,譚總打了一個飽嗝,摸著滾圓的肚子走向辦公室。看著一份鋼筋物資計劃單,手機響了。“喂,哪位?”“哦,王老板啊,你好”“今晚啊,可以,有時間”“哈哈,好說好說”“晚上見”

    傍晚時分,華燈初上。路況意外良好,譚總順利到達約定地點。

    大家都坐定,寒暄之間,菜也陸續上齊。衆人皆深谙酒局之道,桌上推杯換盞,好不熱鬧。

    宴席過半,王老板捧出個精致的盒子,遞到譚總面前,“譚總,聽說今年是您本命年,您看看這個,這可是純度最高的千足金雕刻的,工藝也是限量版哩!放在家裏,保證驅邪消災,財源滾滾!”。譚總放下筷子,拿起細看,只見這只金馬雕刻得栩栩如生,手感沈實,確實是好物。余光瞧見王老板欲言又止,心下了然,“老王,實驗室過兩天去你那邊抽樣檢查,沒什麽大問題就等通知進場吧”。“好的譚總,有您這話我就放心了”王老板的眼睛笑成了一條縫兒。

    一頓飯吃了兩個小時,衆人皆醉眼迷蒙。簡單告別之後,一輛輛轎車在夜色中疾馳而去。

    回到項目部,洗漱完畢,已是夜深。剛准備躺下,熟悉的饑餓感又來了。搜尋半天,屋裏只有一碗泡面。譚總正泡著面,手機彈出一條新聞推送“一時貪念起,陷身囹圄裏——盛天集團財務總監因受賄入獄”。正想點開看看,可是泡面的香味讓人食指大動,譚總拿起泡面狼吞虎咽起來。一碗面下肚,譚總才心滿意足的躺下。

    水泥進場並未如預期順利,一周後,實驗室反映王老板的水泥抽樣檢測幾項指標未合格。譚總一邊應對王老板一天數個電話的“問候”,一邊苦尋對策。雖感焦頭爛額,但胃口仍是出奇的好,兩大碗飯菜一掃而光。項目部同事都調侃道:譚總能吃下一頭牛!

    日益增大的胃口和莫名的餓感讓譚總越發覺得看病的事刻不容緩了。經過多方打聽,終于打聽到一個專治疑難雜症的老中醫,譚總決定去試試。

    依著地址尋去,終于在一個巷子的拐角看到了“正和堂”三個大字。慢慢走近發現門口還挂著一副對聯:正本固元表裏兼治襄大任,和調陰陽明辨虛實存仁心。讀著對聯,譚總仿佛看到了一位眉目慈善仙風道骨的老中醫的樣子,頓感心裏踏實些許。

    醫館內坐滿了人,等了半日,望眼欲穿,才輪到譚總。

    “你是什麽問題啊?”譚總剛坐定,老中醫停下手中的筆溫和地問道。“醫生,我好像得了什麽怪病!”譚總苦著臉開始描述自己怪症,老中醫坐在對面細細聽著,不時插問兩句。剛說完,王老板的電話又打過來了。譚總接起電話好一陣應付,總算穩住了對方。挂了電話,譚總覺得剛才有一道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環望四周,又未察覺異樣。“來,把個脈”老中醫說著,示意譚總把手伸出來,譚總照做。診完脈後,老中醫歎了口氣,眉頭微皺,卻一語不發。譚總見此狀,只得默默坐等。良久,老中醫仍未開口,只一雙眼睛如鷹般盯著譚總。譚總如坐針氈,忍不住問道“醫生,我到底得了什麽病?”這時老中醫哂然一笑,目光卻清冷地答道“你得的是心病,我這裏的藥恐怕是治不好你啰!”。譚總疑惑萬分,待要再問,老中醫已在伏案寫處方。“拿著吧,心病還需心藥醫!這藥呐,就在你心裏!”老中醫說著把處方單遞過來,朝譚總揮了揮手。

    譚總又惱又惑,走出醫館,打開處方一看,紙上只兩行字。“貪心不足千般計,欲壑難填九轉腸。郁躁心焦,境由心造,清心淡欲,病可自愈”。雖只有寥寥數字,卻如一記驚雷,轟地一下在譚總心裏炸開了。捏著單子,譚總如木偶般走著,思緒萬千;腦子裏忽的閃出那晚手機彈出的新聞,又想到自己近期的作爲,越想越驚——原來自己一直在懸崖邊上遊走,若不醒悟,萬丈深淵就是自己的結局。

    翌日,譚總清點東西,“完璧歸趙”,不留一物。屋子一下空了很多,可心裏卻異常踏實滿足。回到項目部,譚總又開始了輪軸轉的生活。雖然諸事繁雜,但是一沾枕頭竟然一覺到天亮,連那奇怪的饑餓感也一並消失了。

    項目部的人都說譚總的胃口終于正常了,譚總笑道——因爲病好了。


    Copyright 2018-2019 www.snebon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鄂公网安备 42011702000143号    鄂ICP备05028227号    版权所有乐虎国际娱乐游戏

    地址:武汉市青山区和平大道1276号青山八大家花园38街坊45号楼锐创中心37、38、39楼 邮编:430081 留言反馈: 1604957379@qq.com

    乐虎国际电子游戏网址